月牙糖霜

2016年的风 那是一阵差一点就能席卷全球的风

男版中森明菜:

毕业典礼结束那天傍晚
仲夏的风裹着海水的味道
我永远忘不了我说再见时
你的眼睛

“嗯 那日初的时候再见”你说

——致 仍旧深刻爱着你的每一位追光者

这是去年夏天最美好的少年啊🌿

【祺鑫】洁癖患者

一个小甜饼🍬
超短
轻微ooc 有脑补成分
灵感来源念念路透图 程程坐在祺祺的脚上
小学生文笔请见谅🙊


“小火柴……小火柴!”

马嘉祺正在发呆,忽然听到丁程鑫大声的喊他,晃了晃神。
时值春日,阳光和煦,微风暖人。丁程鑫穿着与他相同的米色针织羊毛衣,挥着手向他小跑来。他的眉眼弯弯,唇红齿白,乌黑发丝随着奔跑舞动,喜人的不行。

“小火柴!”他哒哒跑过来,马嘉祺下意识抚上他的背。待他方喘匀了气,才缓缓盯他。
“怎么了?”
“你看到咱们俩的衣服了吗!网上说咱们俩是限量款年长组情侣装哎!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笑完,脸蛋红扑扑的,紧紧地、极亲昵的搂住马嘉祺的脖颈——“你看那边真源三爷他们在拍对手戏呢。”

马嘉祺还没有从“情侣装”三个词中缓过神来,便温香软玉扑了一怀。他顿觉自己耳尖滚烫,一种从未有过的奇异感觉油然而生。身边的男孩香香的,热热的,在他旁边散发着热气,他还搂住自己,手紧紧地环绕着自己的脖颈……

丁程鑫似乎毫无察觉马嘉祺的僵硬。他扭过头,鼻尖紧贴着马嘉祺的面颊,长长的睫毛微弯——“小火柴,我有点累,可以歇一会吗?”
“嗯?啊……好啊。”累了便歇就是了,为什么要问自己。

丁程鑫笑的甜蜜蜜,牙尖灿白。他大大方方的蹲下,尔后一屁股坐在了马嘉祺的脚上。

“哎……你干嘛?”马嘉祺被他的举动弄得有点好笑。那一瞬间的动作,着实有些可爱,惹得他也带上了笑意问,语气毫无察觉的宠溺。
“地上脏。”天真的男孩扬起小脸,对着另外一个男孩笑。

格外的情侣,格外的校园,格外的甜蜜。
 
这样的情景自然逃不过前线的炮姐们。
大家疯狂转发,嚷嚷着“今天也是甜蜜的马丁女孩”。

这个举动自然逃不过视奸达人深水网瘾患者敖子逸。他翻着翻着话题,就看到一个粉丝转发了这条。
“鑫鑫该死的洁癖嘻嘻嘻起祺真的好甜啊嘻嘻嘻【图】”

敖子逸翻了一个白眼。丁程鑫你敢再假一点吗。
您老先生那裤子可是和大地深情接吻啊,那接触面积是您老先生和马哥的接触面积的几十倍啊,您就仗着马嘉祺傻了吧唧使劲骗他吧。

敖子逸啪的关上手机,面无表情的看着一边饭桌上,丁程鑫嘟着嘴冲马嘉祺撒娇。

啧啧啧,陷入爱情的男人真可怕。

你的未来 一定光芒万丈🎆

家族又去鬼屋了啊
可是为什么我觉得等放出来的时候我可能根本看不下去
霖霖这次还有人保护他吗
还有人会对他说“你连我都不相信了嘛?”
还有人会搂着他的肩膀 毅然决然的走进去 但其实自己也特别怕黑怕鬼
———不会了
翔霖的那次鬼屋真的我永远忘不了啊
那时候的日子多好啊

@猫捡球先生
你不强烈也不暗淡 总是这么温柔的 缓缓地 分享着自己普通却又在他的发现下充满了乐趣与美好的生活 这样的男孩真的温柔到骨子里吧
“晚安🌙”每一次都是这样 好像有了这个🌙大家就都可以有个好梦 这也是你的可爱之处吧
初恋男孩 温柔又干净至极 你说的一字一句都值得让我收藏到心中 这个训练的地方从小到大 乐器也在一点点增加 难以想象在我遇见你之前 你自己究竟付出了多少努力 经历了多少挫折
但是还好 芸芸众生 茫茫宇宙 你出现在我的生命中 那么既然我遇见了这么美好的你 就要一直一直陪你走下去 你要好好长大 保持善良与温暖 成为你心目中最好的马嘉祺 好吗?
———很喜欢祺祺的小月亮🌙

看到这句话我知道 一切都再也回不去了
财阀和霖霖现在过得都很好
他们在自己的世界中都在悄然成长
只有我还一直念念不忘曾经的美好吧
你们都要幸福快乐啊😔

一切的一切都终结了

想到过会有这么一天
但是等这么一天真正到来的时候 我还是接受不了啊
合约解决了 你们真的自由了
可是我就这么看着你们之间唯一的一点点关联就这么断了 再也没有关系了 我等了一年的那么一点点可能 就这么没有了
每次看到根本没有粉过你们的人骂你们垃圾 叛徒我真的心很痛但又不敢去说什么 他们没有资格去骂我曾经喜欢的不得了我保护得小心翼翼的孩子们啊
那么 愿你们一切安好 所有人都要好好长大好好出道 我相信你们会再见面的吧 那时候一定要很好很好才行 我等着啊

🌙